艺术家手里的集装箱雕塑设计,盘旋在法国大宫里的集装箱建筑

小编 小编 2020-06-24
【摘要】艺术家手里的集装箱雕塑设计模块化的系统能够为平面布局带来极高的灵活度,并且可以迅速装配。同时凭借着其鲜明的视觉特征,为这一全新的文化中心赋予了一种稳定而有力的形象。集装箱建筑作为一种新兴的建造体系,在建造效率、经济性以及可移动建筑和可持续发展方面表现出了巨大的潜力。法国大宫里的集装箱建筑对于一些面临着建造效率低、经济条件差、频发灾害及季节性旅游度假区来说,集装箱建造体系为其提供了新的契机和可能性。

法国大宫相信大家并不陌生,那是艺术的殿堂。法国大宫坐落于香榭丽舍大街上,是为了迎接1900年巴黎的国际博览会而建的,东边是协和广场,西边为凯旋门,南边则连接着塞纳河上最漂亮的亚历山大三世桥。


码头货运集装箱


此前大宫曾一度关闭修缮,2005年重新开放,主要用来举办短期的重大文化活动,如艺术展、时装表演等。大厅的四周有上下两层环形走廊,通向58个展览厅。天花是全镂空的设计,追求自然的艺术,你可以肆无忌惮地观赏到镂空艺术下不一样的天空。


散货集装箱


正如题目所说,一条巨蟒盘旋在法国大宫里,把巨蟒放进去的人还是一位中国人!艺术家黄永砯,2016年在法国巴黎大皇宫创作了一个宏伟的大型装置作品——《帝国》。


他是第七位受邀在法国巴黎大皇宫办展览的艺术家。从2007年开始,大皇宫与法国文化部、法国博物馆联盟合作,为大型装置艺术创立了《纪念碑》项目,邀请全球最重要的艺术家前来创作。德国艺术家安塞姆·基福,美国雕塑家理查德·赛拉,法国艺术家克里斯丁·波尔坦斯基、丹尼尔·布宏等都曾受邀在这里展出。


冷藏集装箱



大皇宫展厅占地13500平方米,高35米,对任何艺术家来说都是极大的挑战。这里的整栋建筑一共使用了9000吨钢铁,而黄永砯的作品《帝国》重量就达到了1000吨,可谓惊人。法国文化部为此雇用了数百名工人,后者每天工作20小时,花了12天来完成《帝国》的安装。


平台式集装箱


你走进法国大宫的那一刻,直面着由305个集装箱堆叠出有七层高的重岩迭嶂,不只是让你叹为观止的壮观,还表明着在全球工业强国的关系中我们个人是多么的渺小。这场演出让人们看到了塑造我们世界那股力量的强大。


这些集装箱被分成8个“岛屿”,但感觉更像是大小不一的商区。集装箱上印了五花八门的文字与图案,比如“CAPITAL”——它或许代表资本,或许代表首都。比如“CAI”——它铁定是指对财源滚滚的期望。此外,还有许多印着阿拉伯文的集装箱。


开顶集装箱



“集装箱是属于非中心的物体,在码头,在边缘,在边界。它是运输的工具,完全不显目。但当被放到大皇宫,成了作品的一部分,它们运输工具的本质也随之改变。”黄永砯说

通风集装箱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互联网集装箱更能改变世界的了,它们是全球资本主义的发动机。之所以集装箱做创作,也与艺术家黄永砯自身的经历有关。他在1989年移居巴黎,多年后回到故乡厦门时,他发现家乡已发展成了一个贸易大港,码头堆满了集装箱。这一场景,在多年后激发了他的想象力。


集装箱建筑



在今天,全世界90%的贸易都需要用到集装箱。可以说,集装箱是当今经济全球化最明显的表征之一。这也揭示了“帝国”的主题:历史上的帝国追求的是军事力量与对外殖民,但在今天,帝国不一定需要固定的领土,只要能主宰经济、贸易与市场就行了。帝国成为了一股游动的力量。

移动集装箱


活动房材料


作品中,一条133吨重,254米长的巨型骨架(833英尺)巨蟒威胁着一艘装载着巨大拿破仑帽的集装箱。好斗的头蛇是全球经济力量进军的工业力量,在巨蟒对拿破仑帽子的威胁下,象征着时代的变化和资本主义的破碎。作为中国的大规模经济力量废黜西方国家的庞大旧势力的隐喻。


艺术家手里的集装箱雕塑设计,盘旋在法国大宫里的集装箱建筑壹



一条仅剩骨骸的银铝蛇在飞舞,316段脊椎骨、568 块肋骨,长达254米,贯穿了整个作品装置。银铝蛇摆动的姿态与大皇宫钢铁结构的线条相互辉映,场地建筑物自然而然地也成了作品的背景构成部分。


艺术家手里的集装箱雕塑设计,盘旋在法国大宫里的集装箱建筑贰


这条蛇也寓意着经济全球化的产物——它由五家工厂生产,其中四家在法国,一家在中国。“蛇”的形象经常在黄永砯的作品中出现,但他从来没有对此提供过任何解释。“蛇到处滑行,对帝国的权力提出警告。”策展人让·德-鲁瓦伊说,“这个装置也和游戏有关。蛇在空间内游走,有点像下围棋,它在围出自己的权力范围。集装箱的造型则有点像麻将,和金钱有关。”


艺术家手里的集装箱雕塑设计,盘旋在法国大宫里的集装箱建筑叁



巨蟒盘旋在集装箱周边每一个角落,粗壮庞大的蛇骨经过之处都让人悚然,如此壮观的雕塑是当代艺术家前所未有的挑战。搭配上法国大宫特有的镂空圆顶,向上瞭望着实让人感到眼花缭乱


艺术家手里的集装箱雕塑设计,盘旋在法国大宫里的集装箱建筑肆


巨蟒的头威胁着拿破仑的双角帽,一个精确的、放大了的他在埃劳战役在1807时的穿着,展现着在他的权力顶峰的一个场景。那是最震撼拿破仑的一场战斗,因为庞大的死亡数量。在那一刻,你感受到了他至高无上的脆弱。


艺术家手里的集装箱雕塑设计,盘旋在法国大宫里的集装箱建筑伍



这顶帽子宽达7.5米,以沥青为材料。1807年拿破仑与反法同盟打响了埃劳战役,拿破仑最终获胜。“拿破仑的帽子”就是艺术家根据当年战役遗留的实物,按比例放大后用3D打印制成。


艺术家手里的集装箱雕塑设计,盘旋在法国大宫里的集装箱建筑陆


这些集装箱唤起全球化,作为财富流通的工具;而双角帽则唤起无尽的权力斗争,驱使全世界以及所有的实业家、政治家、军人和暴君对那顶帽子产生渴望。蛇在爬行着,张大了嘴,似乎对这些权力的野心产生威胁,象征着这些荣耀和毁灭的周期无限性循环。


艺术家手里的集装箱雕塑设计,盘旋在法国大宫里的集装箱建筑柒


艺术家手里的集装箱雕塑设计,盘旋在法国大宫里的集装箱建筑捌


研究集装箱的空间组合形式的可能性,将成为集装箱未来形成不同建筑类型设计体系的必要过程。用集装箱这一空间单体组合成的各类建筑,可以支持人们学习、生活等多种需求,具有无限的可能性与适应性。


上一篇:颠覆印象的“香港街市”集装箱商场,闹市区中的新地标货柜建筑

下一篇:最接近天堂的白色集装箱豪宅,以纯洁和简洁为主的货柜住宅